歡迎你走進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!

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中文版 > 研究成果 > 專家視點 >

劉尚希 ▏開放高地,瞄準新坐標

發布日期:2020-08-28 點擊次數: 字體:

 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接受《人民e財經》欄目邀請,以“開放高地,瞄準新坐標”為主題,解讀我國經濟特區發展及海南自貿港建設。


微信圖片_20200828192804.png

開放高地,瞄準新坐標.mp4


 主持人:大家好,這里是由人民網強國論壇、人民日報《麻辣財經》工作室和全國黨媒平臺共同推出的訪談節目——人民e財經。今天我們聊的話題是“開放高地,瞄準新坐標”,本期做客我們節目的嘉賓是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,劉老師歡迎您。

 今天我們要聊的話題就是和經濟特區有關。大家知道今天是特區40歲的生日,在當初我們成立經濟特區的時候,我們的初衷是什么呢?

 劉尚希:當時經濟特區成立的背景,正是我們改革開放的初期。在當時國內的情況是國家財政很窮,人民生活很苦。在這種情況下,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,怎么樣提高人民生活水平。當時就設想能不能搞出口加工區,后來把加工區變為了經濟特區,這是小平同志親自命名的。

 經濟特區實際上就是一個窗口,是對外開放的窗口,同時也是把外面的技術、資金、人才、管理引進來。因為當時在國內,除了豐富的勞動力以外,是缺資金、缺技術、缺人才,可以說什么都缺。在那個時候,各種各樣的東西都需要票,短缺經濟。這種情況下,我們充分利用勞動力的資源,在沿海靠近港澳的地方,以前叫寶安,后來改成深圳市;珠海縣,后來叫珠海市;還有汕頭、廈門,建立了國家經濟特區。通過建立經濟特區,實際上打破了原有的體制,面向對外開放,引進外面的先進資金、技術、管理要素,把國內豐富的勞動力結合在一起,形成了一個蓬勃發展的區域經濟形態。

 這種情況下,實際上也就探索了怎么樣對外開放,怎么樣推動國內的改革。這個窗口也是一個試驗田,實際上也是發展的示范區,后來對全國改革開放的深化起到了積極大的推動作用。


 主持人:后來內地很多的無論是地方的政府官員,還是企業家,都去深圳學習,去各個特區學習,學習先進的經驗。同時后來也孕育出了整個我們中國很多優秀的企業,也都是從特區一步一步開始探索,開始嘗試出來的。我們現在來回顧過去的這40年,您覺得經濟特區在整個中國的改革開放當中,除了您剛才說的試驗田以外,還發揮了什么樣的作用?

 劉尚希:特區的作用對我們國家整個改革開放來說很重要的一點,解放了思想。如果不能解放思想的話,條條框框一大堆,就很難,束手束腳。束手束腳搞不了經濟特區,必須是有大的舉措,一攬子的方案。我覺得當時對經濟特區的設想,是在解放思想的大前提下來開花結果,推動了全國的改革開放。

 大家都知道,后來有一場大的討論,實際上不斷地深入人心,通過經濟特區這個實踐,證明了解放思想、改革開放,你才能得到更好的發展。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一條經驗。當時就是摸著石頭過河,實事求是。國外有一些像出口加工區、自貿港,但是我們到底應該怎么搞,不可能復制,要有中國的特色。

 當時還沒有提市場經濟,當時還叫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相結合。到了80年代中期的時候提到的是有計劃的商品經濟。市場經濟的概念當時提出來到了90年代,十四大寫入了中央的報告里面,那個時候才提市場經濟。以前市場經濟不敢說,只能說商品經濟。


 主持人:要不然說是血路,很大的承壓。

 劉尚希:當時有很大的爭議,但是爭議光討論,討論不出結果來,關鍵得實干,所以先干,殺出一條血路來,看看結果怎么樣。特區就是在這么一種背景下,解放思想,實事求是,以時間來檢驗經濟特區到底是成功不成功。


 主持人:我們今天再來看特區,大家特別愛用的一個指標就是經濟總量。我們看以深圳為代表的經濟特區,整個進程都是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在翻倍,翻幾十倍,甚至深圳這樣一萬倍。像廣東因為有三個特區,以三個特區為引領的廣東省,它的經濟總量是先進入了十萬億的俱樂部,也是非常了不起。但是,站在我們現在的歷史方位上,現在提出新的粵港澳大灣區,又提出海南自貿港等等,這些經濟特區的升級版,這些升級版又是為了什么,它們的使命和責任是什么?

 劉尚希:習總書記最近和經濟社會領域的專家座談的時候提到,我們現在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,面臨著新的機遇、新的挑戰。在新的發展階段,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作為世界上的第二大經濟體,我們的發展既要有速度更要有質量,所以我們進入高質量的發展階段。怎么才能促進高質量的發展呢?在經濟特區這方面進行經驗的探索。原有的經驗依然是值得借鑒的,但是那些經驗不能再簡單地照搬到現在了。


 主持人:有些方式也不能再延續了。

 劉尚希:時空坐標變了,新的階段、新的條件、新的國際環境下,我們就要新的舉措。粵港澳大灣區就是城市群的概念,這就是區域經濟發展的一種新的形態,以中心城市,以城市群、都市圈為主要的空間形態。海南1988年就成為最大的經濟特區,但是它作為一個島,作為最大的經濟特區,發展過去不太理想。


 主持人:原來這些特區當中就海南地盤最大,作為一個經濟特區發展的條件最好,稟賦最好,為什么它的發展反而在這里面顯得不是那么快?

 劉尚希:從當時的那種環境來看,海南作為最大的經濟特區,發展的過程中確實有些波折。對比一下深圳的發展,外資,尤其港資、僑胞,這次進來很多,大量的人也都到深圳去,那個時候形容叫孔雀東南飛,但是在海南沒有形成這么一種效應。外資去的也不多,人才、勞動力、要素流動也沒有集聚,所以,這里面有確實剛才像麗輝講的,有一個地理位置的因素,還有一些,可能體制的因素。

 辦特區最重要的就是敢闖、敢試,要先行。在這種體制上,可能在當時來說,可能還是有一些束縛,這就導致要素的集聚當時不如深圳。后來提出了國際旅游島,通過旅游來帶動海南的發展,現在中央又重新定位海南是全島的自貿港,把港口、產業、城市融合起來進行發展,這是一個新的定位。


 主持人:我們知道總體方案出臺之后,大家都很關心海南自貿港到底什么是最好的產業,哪個地方有這個投資機會。劉老師是專家咨詢委員會的委員,能不能給我們分析一下總體方案出臺后到底海南掘金到底該往哪投?

 劉尚希:海南全島都是自貿港,港口、產業和城市的融合發展,不是簡單的一個加工園區。現在一些高新區也是辦成了加工區,只有生產,沒有生活,沒有居民,產業和城市沒有融合。現在海南的發展應當是把這些融合起來進行發展,當然融合起來再發展,關鍵還是要有產業,海南的產業更多的是要靠現代服務業,在那還要發揮它的地域優勢是現代農業,比如說育種,天然的優勢。


 主持人:稅收優惠政策不足以撬動大家去那里做轉口嗎?

 劉尚希:稅收是一個方面,稅收是降低了投資、經營的一些成本,但是,關鍵得有盈利,得有經營收入的來源,這是最重要的。海南肯定不是簡單的復制原來深圳、沿海經濟區的做法,應當是一個更高的起點。因為我們國家的發展整體到了一個新的階段。以前我們缺資金,現在我們資金應該說整體是不缺的,我們還有大量的對外投資。技術、人才,這些方面和過去相比,不可同日而語。所以,從全國來看,可以支撐海南這些方面的發展。 


 主持人:我們現在說自貿港,我們也定位為開放的新的高地。您覺得除了對于海南本身的經濟發展,改革再出發有重大意義以外,整個對于中國的對外開放,有一個怎樣的意義?

 劉尚希:海南自貿港的建設,毫無疑問對整個中國的改革開放,尤其是新時代的高水平的開放有著積極的作用。

 因為原來在東部沿海地區,現在轉向南部,海南作為最大的經濟特區,尤其自貿港,使我們發展能夠進一步上個新的臺階。現在整個世界的經濟重心向亞洲轉移,而亞洲最具活力的一個地方就是東南亞,越南、菲律賓、馬來西亞、印尼,這些地方都是發展很快的,海南島就是海南這個地方,一個重要的航道的位置上,所以,這種區位優勢應當說相當明顯,如果說在40年前它的區位優勢不明顯,在今天看起來它的區位優勢是相當明顯。它的發展,不僅僅是對中國的改革開放,對中國的發展,而且對周邊國家和地區的帶動作用也是很明顯的。因為中國現在在發展,在世界上起到了火車頭的作用。如果說在海南,它發展起來了,作為一個自貿港,對于周邊地區和國家來說,也能起到重要的帶動作用。

 所以,從這點來說,海南自貿港的建設不僅僅是我們國家的事情,也是亞洲,尤其是東南亞地區相關的這些國家和地區來說,一個重要的事情。所以,其他國家也可以從中分享好處,也可以搭海南自貿港快速發展的便車。


 主持人:您剛才也說了,海南的物理空間可能對它來講是有一定的阻隔,但是現在我們提到了數字經濟,是不是就可以用數字經濟來拓寬原有的發展空間?

 劉尚希:現在交通運輸的發展,物理空間的阻隔已經不是問題了,可以說克服了。再加上現在數字經濟、數字產業的發展,更不是問題了。因為這種交流,一個是在物理空間的交流,再一個就是在虛擬空間,也就是我們數字空間的交流。線上線下是融合,物理空間和虛擬空間、數字空間的融合,現在也是未來社會的一種趨勢,不僅僅是表現在經濟領域,表現在社會領域,人文交流,這些各個方面。

 比如說醫療、教育等等,都會是一種線上線下、虛擬和實體的一種融合,這是未來社會的一種形態。現在正在起步,朝著這么一個形態邁進。所以,海南作為一個島,現在實際上還有一個優勢,保存了它良好的生態環境,實際上是一塊寶地,現在這個最寶貴的就是良好的生態。過去講良好的生態是個奢侈品,在工業化國家,要有良好生態是要付出很高成本的。海南天然就是具有這種良好的生態,所以,這方面對人才,對游客,都有很強的吸引力。更多人才的集聚,資金的集聚,產業自然就會形成起來。再加上線上線下的融合,以前的那種物理空間的障礙就可以基本消除了。

 現在海南成了全球奢侈品的一個中心,因為其他地方奢侈品銷售都下降了,唯獨在海南是急劇增長,全球奢侈品的生產經銷的企業,他們都在重新布局。


 主持人:在海南嗎?

 劉尚希:在海南。從這一點來說,實際上是吸引了全球的目光。

 很重要的一點,通過這么一種方式起步,可以聚集人氣,引起全球的關注,慢慢大家看到這個地方的商機,投資的機會。人也來了,資金也來了,相應的體制、政策一配套,慢慢地就集聚起來了,產業有了,這個城市也起來了,整個就形成國際國內雙循環相互促進新的格局。


 主持人:之前也有人在說,對海南自貿港在總體方案沒有公布之前,大家也猜說,海南究竟能開放的產業有什么?現在總體方案公布了,雖然是自貿港,但不是完全自由的,我們其實是有底線的自貿港,這個底線能不能也給我們講一講。

 劉尚希:所謂底線是有管理,任何所謂的自由市場經濟都是有管理的市場經濟,沒有一個說沒有管理的市場經濟。管理,盡可能貿易、投資便利化,相對于內地來說,到海南去投資,貿易要更多的便利,更多的自由,讓資金、人員進出、貨物這些方面有更多的自由和便利度,這就是中央給海南更多的政策,就像當年給深圳、特區一樣,給他們更大的自主權,給他們相應的一些立法權,讓他們自己根據本地的實際情況建立一些新的規則。建立新的規則,目的就是讓大家到海南投資創業、旅游更加便利、更加方便。現在會留下一個無感的概念,無感通行,無感支付,以后可能到海南投資也會有這種感覺,無感投資。就是沒有障礙。獲得感就更大了,沒有障礙的感覺。  


 主持人:無痛感。

 劉尚希:這就是在海南自貿港投資自由化、便利化真正實現了,活力就自然來了。有一個非常好的營商環境以后,這就是你的競爭力。


 主持人:我們也知道,當前所面臨的外部環境和40年前剛開始改革開放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,外部的不確定性,包括全球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,這些可能都會對我們新一輪的對外開放造成一定的壓力。怎么來抗擊這樣的挑戰,克服這樣的困難呢?

 劉尚希:全球化的趨勢,它是不會改變的。當然,中國的快速發展,變成了人類歷史的一件大事,影響了整個全球發展的格局,包括現有的一些全球治理的規則,相應的也要進行調整。在這種情況下,像美國全方位的打壓中國,對現有的全球化起到一種阻礙的作用。但是從整體來看,多數國家還是希望這種模式不是單邊,也不是雙邊,而是多邊的全球化。全球化要有一個新的版本,新版本的全球化,把中國就要完全包容進來,中國在這里面更多的發揮作用。在這種情況下,大家對中國的發展要有一個新的認識,要有一個新的適應,這個過程不是說很簡單的,因為中國的發展畢竟太快了。一代人實際上就實現了這么快速的發展,這要放到西方環境里頭可能要三代人才能實現這么快的發展成就。快速地發展,實際上帶來的問題,從國際上來說人們不適應,同時他心里面也不踏實,在那里掂量,在那里評估,應該允許他有這樣一個過程。你現在就是到他那里去投資,對其他國家來說,他們也會問,你為什么到我這里來投資呢?這種實際上也是對中國發展在國際社會,尤其在一些國家,表現得不太適應。

 在這個方面,我們也急不得。我們更多的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,做好我們自己的事。


 主持人:還有一種,實際上我們也發現有很多的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,其實也是處于在追趕的過程當中,它也會認可,覺得中國曾經走過的這段路不錯,原來我也可以做出口加工,我也可以復制這樣的方法,我也可以這樣做,后面的追趕者也在我們后面,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在新的發展階段不可能沿用原來的方式,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新一輪的對外開放還是像原來一樣以引資為主嗎?還是我們有了新的目標?

 劉尚希:過去我們開放,可能更多的是打開大門,引進像資金、人才、管理這么一些要素進來,因為我們當時缺這些東西。怎么辦企業,也缺乏這方面的經驗。現在這種開放,除了引進以外,我們更多的還是要走出去,開放是雙向的。在新的時代來講,開放意味著是一種能力,開放不是說把貨物賣出去,把東西進口進來就完了,不是這么簡單。以前我們鐵礦石的進口,中國是進口的大國,應該說在價格方面有話語權。但恰恰在這方面,我們作為一個需求大戶,話語權也不足。

 開放應該表現為是一種能力,通過開放要增強我們的能力,增強我們自身發展的能力,也同時要增強我們在全球資源配置的能力,增強我們在全球經貿投資、金融等等這些方面,在制定規則方面的參與的能力、引導的能力。這些能力不增強的話,開放可能就停留在原來的水平上,就不是中央說的高水平的開放。未來的開放,一定是你的能力在不斷地在增強,不僅僅是大進大出,從進出口規模衡量我們開放的程度,而是能力的提升,這最重要。


 主持人:今天感謝劉老師做客我們本期節目,我們下期再見。

 劉尚希:再見。



彩吧论坛-网投首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