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你走進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!

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中文版 > 研究成果 > 專家視點 >

劉尚希 ▏內需擴大需要調整系列政策和體制

發布日期:2020-08-23 點擊次數: 字體:

 “所謂的內循環就是依靠國內供給與需求之間的循環實現經濟增長。現在要轉向內循環為主雙循環的戰略,就是內循環以及內需的擴大。內需的擴大就需要一系列的宏觀政策和相應的體制進行調整。”8月22日,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在由青島市人民政府主辦、《財經》和《財經智庫》承辦的“2020青島中國財富論壇”上如此表示。


微信圖片_20200823112920.png


 Number 1

 劉尚希在演講中提到:宏觀政策方面的調整,首先是在政策上確定是出口導向型還是內需導向型,宏觀政策取向要明確。具體政策層面調整也要進行,比如匯率政策,匯率政策就是匯率的市場化程度。因為匯率是本幣與外幣的相對價格,這種相對價格就會決定交易者是傾向于外銷還是內銷,匯率的市場化程度影響是非常大的。此外影響較大的還有貿易政策,比如關稅,出口退稅等政策。


 Number 2

 劉尚希表示,我國幾乎在貨幣投放中沒有使用過國債這么一個工具。這就導致資本市場定價的基準——國債收益率曲線難以形成,沒有得到有效的應用,使資本市場中的一個定海神針出現了問題。現在從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來說,資產里可能也就有4%國債資產,主要來源于2008年增投的時候發了1.55萬億的特別國債形成的資產。


 Number 3

 劉尚希提出,在國債的憑證結構上是可以調整的,可以更好地便利央行操作的工具,這方面是有空間的。


 以下為采訪實錄:


 張燕冬:下面我們請劉院長,現在我們國家提出了,以內循環為主體,內外循環構成的一種新格局,您具體怎么看這個問題?

 劉尚希:當前全球呈現的一個基本特征就是高度的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。中國發展的外部風險急劇上升,要對沖這種風險必須要調整發展戰略。這個發展戰略的調整,中央提出了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。首先要搞清楚內循環和外循環它的含義,以及它們的關系到底是什么?

 這個題目很大,時間很短,我只能簡單地說一下。所謂的內循環就是依靠國內供給與需求之間的循環實現經濟增長。外循環就是依靠參與全球的供給與需求之間的循環,實現國內的經濟增長。這兩者不是說截然分開的,但是有一個主次的問題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們國家這些年來形成了以外循環,就是出口導向型的發展戰略。這種發展戰略從GDP增長的角度來說,是沒有什么大的風險。但是從外部環境發生大的變化情況來看,內生的脆弱性就不足以支撐外部的不確定性和風險。這種情況下就需要轉向以國內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相互促進發展。這些年以外循環為主的出口導向型的發展戰略,表現為內需不足。現在要轉向內循環為主雙循環的戰略,就是內循環以及內需的擴大。內需的擴大就需要一系列的宏觀政策和相應的體制進行調整。宏觀政策方面的調整,首先是在政策上是出口導向型還是內需導向型,首先宏觀政策上這個取向要明確。這些年逐漸發生了一些變化,但是在宏觀政策的取向上,不是十分地清晰。中央正式提出了雙循環,以國內大循環為主的這么一種戰略,宏觀政策的取向應該更加清晰了。

 第二,在具體的政策上,包括匯率的政策。匯率政策就是剛才大家談到的,匯率的市場化的程度。因為匯率是本幣與外幣的相對價格,這種相對價格就會決定交易者是傾向于外銷還是內銷。匯率的市場化程度影響是非常大的。還有我們的貿易政策,比如關稅,還有出口退稅等政策。

 我們國家的經濟是外向型還是內向型,基本指標就是外貿依存度,最高的時候接近70%,下降后仍有30%。外貿依存度在目前這么一個發展階段,也就是中等收入國家來說,外貿依存度還是比較高的。再一個指標就是價格貿易占比,這些年也是有明顯的變化。還有一個指標判斷,進出口的差額,是基本平衡還是順差,還是逆差。如果明顯是順差的話,要依靠外循環彌補外內的不平衡。因為這個順差的條件下,意味著我們儲蓄的輸出,也就是占資本的輸出,意味著儲蓄是過剩的,內需包括消費、投資這方面是相對不足的,所以要靠外需彌補。這出現了一種常見的現象,中國是在生產,我們掙了外匯,把錢借給國外,國外再買中國的商品,形成這么一種國際的大循環。在這種情況下,依靠外循環實現的經濟增長,容易掩蓋國內的不平衡,導致國內的內循環相對來說是比較脆弱。在國際環境發生劇變的條件下,毫無疑問逐漸地要調整以國內的大循環為主的發展格局,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重要的。


 張燕冬:我問一下,這是不是一個不得已而為之的政策?

 劉尚希:一方面是的。要增加發展的韌性,克服發展的脆弱性,要轉向以國內大循環為主。內需體現為消費需求,消費需求不是一個短期的概念,這個概念和人力資本的計量是直接相關的。消費通常理解為是需求概念,其實是人口、勞動力、生產、再生產的一個過程。也就是人的健康素質、勞動素質基本積累、教育水平等方面增強的這么一個過程。在這個意義上講,消費是人力資本化。如果看這些年我國的消費情況,消費率是有所提高的。2015年之后,我們的國民消費率基本上沒有大的變化,一直就停住了。消費率沒有上升說明內需不足,尤其今年疫情沖擊的情況下,明顯表現消費是萎靡的,儲蓄反而在上升。這導致內需的不足,增長的動力也就不足。在外需也在下降,外部環境高度不確定的情況下,這種情況下只能靠暢通內循環,依靠內循環來支撐我們國家長期的發展。全球的格局很難再回到以前的那種狀態,我們不能假設目前的這種全球的高度不確定性、不穩定性是一個暫時的現象,是一個短期的現象,我認為可能會是徹底改變了全球的這種格局,以后中國的發展可能就是面對一個高度不確定,高度不穩定的這么一個大的環境,外部風險會急劇地上升。從戰略上需要調整,這個調整是一個過程,小船好掉頭,但是大船轉向都是需要時間的。轉向國內大循環為主,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發展戰略需要時間,不是今天說完明天就可以實現的。


 張燕冬:這個問題我還想問其他嘉賓,但是有一個問題只能您回答,今天不能放過您。這幾年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都是有爭議的,給你三分鐘時間不能拖長。您覺得主要的爭議焦點是什么?

 劉尚希:從貨幣投放的機制來說,就是貨幣投放是不是更多使用國債的問題。現在從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來說,資產里可能也就有4%,我記得是2008年增投的時候發了1.55萬億的特別國債形成的資產,幾乎在貨幣投放中沒有使用過國債這么一個工具。這就導致資本市場定價的基準——國債收益率曲線難以形成,沒有得到有效的應用,使資本市場中的一個定海神針出現了問題。使用國債投放貨幣,會使轉移方向發生了轉向。貨幣稅這個問題大家忽視了,每年在經濟增長,需要增加的貨幣發行量,這是以國家為基礎的無本的收益,這筆收益怎么使用,這是非常重要的。這涉及到國內的貧富差距。金融的政策不僅僅是效率的問題,可能涉及到貧富的差距,它在貧富差距擴大的過程中,可能成為加速器。


 張燕冬:我們這里有好多金融學家。從財政政策的角度,你們有沒有可以促進這種爭議焦點改善的建議?

 劉尚希:在國債的憑證結構上是應當調整的,更好地便利央行操作的工具,這方面是有空間的。央行的資產負債表,央行財務的公開透明度的問題,這些問題也是在兩個部門之間協調需要考慮的。還有一個國庫在央行是代理還是兼理,國庫現金管理這些問題都涉及到財政和央行之間非常復雜的關系。財政是國家貨幣征稅權,國家可以發債。央行沒有征稅權,有貨幣發行權,形成了人民幣對全體人民的負債。背后是一個共同的東西,都是國家信用,所以這點上是完全相同的。

 張燕冬:謝謝劉院長。



彩吧论坛-网投首选